您当前的位置:主页 > 体育 >

代理人揭秘朝鲜体育:输球挖煤?没那事!

2019-11-24 21:22 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 

  这一次,中国体育界名人王奇成了朝鲜体育的“发言人”。春节前,朝鲜体育省驻华官员通过这位深圳某足球俱乐部副董事长,表达了朝鲜男足到深圳集训的意愿——他们集训期间约70万的食宿费用,需要赞助商支持。

  十多年来,奥运会、冬奥会、世界杯王奇一直是为朝鲜体育界拉赞助的“中国操办者”。在他的操办下,朝鲜运动员穿着中国企业的服装走进世界赛场,站在世界的聚光灯下。他因此被请到平壤与朝鲜体育省官员见面,并得到了朝鲜奥委会和体育界“在华市场开发总代理”的授权。

  那是2001年7月,北京沉浸在申奥成功的狂喜中,朝鲜奥委会主席文才德、国际奥委会朝鲜委员张雄来到北京,想找一家中国企业,为朝鲜提供2002年盐湖城冬奥会服装赞助。为朝鲜找赞助商的任务,最终从国家体育总局落到了中体广告公司总经理王奇头上。

  王奇人称“棋哥”,在中国体育圈是个名人。1984年,他在央视参与了洛杉矶奥运会的直播,见证了许海峰为中国拿下第一块奥运金牌。因为工作,他与朝鲜体育界打过不少交道——1985年转播第38届世界乒乓球锦标赛时,他认识了朝鲜体育名将朴英顺。后来,他又先后与朝鲜乒乓球名将朴英玉、足球名将郑大世等人建立了不错的交往。

  对于朝鲜这个封闭的国家来说,寻找赞助商却是破天荒头一次。“此前他们没有市场开发意识,现在想在中国做市场开发,特别是在专业体育服装方面。”王奇说。洛杉矶奥运会之后,各国对奥运会无形资产进行市场开发成为潮流,朝鲜也有此需求。

  与很多国家一样,朝鲜官方许诺,作为赞助的回报,赞助企业可以被授予“朝鲜奥委会合作伙伴”称号,并享受朝鲜运动员集体肖像权使用、赴朝从事贸易和投资等方面的便利。

  那一次,因为朝鲜队需要在冬奥会上使用的羽绒服,王奇找到了第一个中国赞助商——波司登。那时,这一品牌正希望“国际化”。他们认为朝鲜未来会成为一个大市场。另一个原因是,他们看中了朝鲜的劳动力市场,想以后去发展养殖,收购鸭绒。

  于是,波司登下属的一个子品牌成为了朝鲜的赞助商。这一次合作,王奇认为效果不错:“企业在社会公益、体育营销方面能说事了——朝鲜奥委会穿的是我们的衣服。”

  因为这一次合作,夏季奥运会、冬奥会、世界杯每逢大型赛事,朝鲜体育省驻北京办事处的官员就会给王奇打来电话。一些中国企业也开始主动找到王奇。

  当然,品牌对朝鲜队的赞助,往往只停留在提供装备层面,而不会给予资金支持。2009年,曾有细心的记者发现,南方一个运动品牌赞助朝鲜青年队的装备,已经被穿到一洗就破的程度。因此朝鲜方面也多次提出,希望有好品牌的专业服装赞助他们。

  对于朝鲜体育的商业赞助,仍无法绕开的羁绊——这样的羁绊来自朝鲜,也来自世界。2010年南非世界杯,朝鲜男足打进32强,朝鲜官方于是开始希望赞助商在装备之外,再给予资金支持。在原赞助商拒绝后,王奇帮朝鲜人找到了耐克,却被对方直接回绝:“美国制裁朝鲜,我们不能赞助。你也告诉朝鲜,不要穿美帝国主义的东西。”

  王奇又找到来自德国的阿迪达斯,但那时欧盟也在制裁朝鲜。朝鲜人最终不得不靠着国际足联对参赛球队提供的比赛补贴,自己购买装备,成为了世界杯32强中,唯一一家没有赞助商的球队。

  当然有些赞助却是朝鲜人无法接受的,比如来自韩国的品牌。即使善于理解朝鲜意识形态的中国企业,有时也会与对方发生矛盾——中国厂家希望把自家的Logo印大一些,但朝方却坚持:商业Logo再大,也不应该超过衣服上的朝鲜国旗。

  “朝鲜方面挺不高兴,觉得我们是穷,让你赞助,但你的Logo印得那么大”作为朝鲜体育的中国代理人,王奇有些忿忿不平,“有的企业真是挺欺负穷人的。”

  朝鲜的举动,也让替朝鲜寻找赞助变得越来越难。2013年2月,朝鲜宣布成功进行第三次核爆试验,一些中方企业开始对赞助朝鲜却步。到张成泽被处决的几个月后,已不再有中国企业愿意出面解决朝鲜男足集训费用。如今,曾赞助过朝鲜的中国企业也不愿意再对外宣扬。

  2013年5月的第52届世界乒乓球锦标赛上,王奇发现,朝鲜运动员穿上了自己国家的“千里马”服装。“这也是进步。”他说。

  比起一般中国人,王奇更愿意去理解朝鲜,他觉得如今的朝鲜体育,最像中国的六七十年代:“我们那时为什么特别重视体育?中国当时在经济、、文化上都没有太大的国际影响力,所以在国际上拿冠军升国旗、奏国歌,就觉得是在扬我国威。其实我们都是这么走过来的。”

  王奇的父亲是1950年代抗美援朝的老志愿军,这让他有着深厚的朝鲜情结。他喜欢唱朝鲜歌,1995年就去过朝鲜两江道惠山市。

  他最关注朝鲜的足球。在他眼中,足球在朝鲜地位很高,足球人口比中国的还多。很多朝鲜年轻人在简陋的土地上踢球,支两根柱子就是球门。从小学到大学,朝鲜的每个班级都有足球队。社区、工厂、街道、农村也是如此。

  如今朝鲜足球的选拔仍遵循着举国体制:班队-校队-体育学校-专业队。其中专业队待遇好,收入高,人民军425队(类似于中国的八一队)更是代表了朝鲜足球的最高水平。

  2006年,朝鲜青年女足获得第三届世界青年女足锦标赛冠军,归国时,10万多平壤市民夹道欢迎。运动员、教练被授予金质奖章、一级国旗勋章,以及“劳动英雄”、“金日成青年荣誉奖”、“人民体育工作者”和“功勋体育工作者”称号。她们每人还获得了一辆朝鲜生产的合资汽车、一块印有金正日名字的手表。更重要的是,政府为她们的家庭解决了平壤户口。

  受朝鲜体育省邀请,王奇在2005年专赴平壤,见到了朝鲜体育省的主要官员。在这次见面中,朝方期望与他长期合作,请他担任朝鲜奥委会和体育界在中国的市场开发总代理。

  他被带去参观人民军425球队,发现那里的场地条件比中国还好。球队的休息室里挂着领袖头像。球员要上课,学习爱国主义和主体思想。训练完,要换上有金日成、金正日像章的衣服。

  王奇感到他们与中国球员有很大不同:文化素质高,英文不错,可流利对话。此外,朝鲜球员组织纪律性很强,外出训练不出宾馆,晚上9点就睡觉。“我们的球员,那时还在大堂跟朋友打电话呢。”

  在王奇看来,朝鲜球员把荣誉看得比利益更重,“像保护祖国大门一样保护球门。” 南非世界杯上,朝鲜对战巴西一役,朝鲜球员郑大世泪流满面。后来这位朝鲜体育名将到北京转机,在和王奇吃烤肉时,说起自己的眼泪:“我终于代表我的祖国,站在了世界杯足球赛的赛场。”

  “那种情感不是钱能换来的。朝鲜所有运动员都有这种使命感。平时踢球训练,他们就是为领袖、为国家踢好球,想进国家队,代表国家打世界杯、打奥运会。”经历过60年代的王奇觉得,“中国足球市场经济职业化以来,似乎更看重身价,转会费、签字费已经铜臭气极重。质朴的足球情结没了”。

  在他看来,很多调侃的人并不了解朝鲜体育。网上一度热传朝鲜足球队输球之后,回国会被送去挖煤,王奇的第一反应是“瞎说,根本不可能”——在他接触的朝鲜运动员里,没人有这样的经历。他特地就此向他的朝鲜朋友求证,对方哈哈大笑。

  朝鲜青年队主帅尹正洙也曾向媒体证实,自己在执教国家队失利之后,还能重新率青年队参加亚青赛。“外界就不了解我们的情况,到处都在散布传言。”

  在2010年以前,朝鲜对体育赛事的转播一直是录播,但因为对阵巴西一役打得漂亮,朝鲜电视台破天荒直播了朝鲜队与葡萄牙队的比赛。有传言说,在0:4的时候,朝鲜掐断了直播信号。但王奇得到的消息是:朝鲜电视台从头到尾直播了比赛,并没有中断。

  那一次朝鲜球员完成了三场小组赛,分别以1:2负于巴西,0:2负于科特迪瓦,0:7惨败于葡萄牙。朝鲜方面后来对王奇坦陈:“参加世界杯,确实感到朝鲜足球和世界的差距不交流,不知道自己的足球水平落后了。”

  因为与朝鲜体育界的特殊友好关系,南非世界杯时,王奇带领中国足球明星队组成“中国球迷志愿军”,去看朝鲜对巴西的比赛。他坐在朝鲜使馆官员和朝鲜侨民旁边,和牛群、叶蓓、谷峰等中国明星一起为朝鲜队加油。那一次,他们手里的“呜呜祖啦”上,插着朝鲜队的旗子。

  王奇现在是深圳一家足球俱乐部的副董事长,参与着球队的管理。他毫不掩饰对朝鲜球员的喜爱:训练刻苦,职业素质好,比赛时满场飞奔,浑身拼劲。

  此前许多年里,有不少朝鲜球员在中国踢过球:1994年加盟吉林敖东的林虎、李光哲,是中国最早的朝鲜外援。沈阳海狮队则依靠引进“朝鲜三驾马车”赵仁哲、李昌河、卓永斌在1997年冲上甲A。

  王奇一度建议北京女足引进朝鲜著名女足运动员李金淑,后者当时被称为“朝鲜队最具杀伤力的射手、最致命的武器”。遗憾的是,朝鲜国家队并不放人。

  他觉得引进朝鲜运动员经济实惠。引进朝鲜球员,费用主要付给朝鲜体育部门。媒体曾报道,引进朝鲜“三驾马车”时,海狮俱乐部付给朝方30万元人民币,用于朝鲜体育事业的发展;球员工资则听取了朝鲜方面的意见:不宜太高。当时海狮队主力队员年收入已接近百万,“三驾马车”每人的月收入却只有800元。随行的朝方负责思想工作的人更是反对加薪:“不能让他们被金钱腐蚀了。”

  因为王奇与朝鲜体育界的“交情”,朝鲜体育官员曾许诺,他在朝鲜国家足球队看中了谁,都可以带到中国踢联赛。但王奇的俱乐部至今未引进朝鲜球员,尽管他曾表示,2014年可能有这样的动作。

  对于引进朝鲜外援,王奇告诉记者,决定权并不在自己,“得看教练意见。”当然,另一个原因是:因为的影响,引进朝鲜外援的举动可能挨骂——这仍是难以跳过的牵绊。

关于我们联系我们 丨集团招聘丨 法律声明隐私保护服务协议广告服务

地址:丨邮政编码: 丨邮箱:

备案号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