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当前的位置:主页 > 娱乐 >

新专超50%用户打1分李荣浩的自我营销翻车了?

2020-08-11 09:22 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 

  7月30日,李荣浩新专辑《麻雀》发行,旋即在豆瓣上被超过50%的用户打了1分。目前平均分只有3.2分。

  7月8日,李荣浩的新单曲《要我怎么办》正式上线人在这首歌下面标记听过,其中71.1%的用户选择了1星——“很差”。

  在长达3分29秒的单曲里,歌词只有九个不重复的字:“呵”、“哈”、“要我怎么办”和“你想”,评论区大多表示不知所云、态度敷衍。

  《要我怎么办》,这个看起来有些特立独行的作品,并没有取得想象中的反响——对比大众对于2018年李荣浩在专辑《耳朵》中,那首时长仅4秒的《贝贝》,这次多数人表示无法理解。

  最近李荣浩推出的单曲,评分确实都不高:《在一起嘛好不好》4.3分、《花样年华》4.9分、《我爱你》5分。

  要知道,去年年末发布的单曲《麻雀》虽备受争议,仍获得了6分;2017年的《戒烟》则是7.4分。再往前,同名专辑《李荣浩》分数达到8.2,而让李荣浩一举成名的专辑《模特》,更是高达8.3分。

  这样的打分,也被视作是对李荣浩近年来作品的失望和抵触,有歌迷认为他的歌曲质量下滑严重,丧失了精益求精、不断打磨的心态;新歌只是旧瓶装新酒、创新不足,比起过往《年少有为》等作品,新歌并不出彩。

  尽管评分低,微博#李荣浩新歌歌词九个字#话题,依旧毫不意外地冲上了微博热搜榜,也为新歌带来了一波极大的流量:

  上线个小时后,《要我怎么办》在网易云音乐飙升榜上,以飙升率1059%排名第一;7月9日登上了云音乐新歌榜榜首;一周内,QQ音乐歌曲下的用户评论量破万。

  这样热度与口碑,冷热两极的现象,未免让人疑惑:过去那个才华出众的李荣浩,是否已经变成了一个“营销歌手”?他的营销是否线

  数据来源:2010年7月26日-2020年7月15日,微博@李荣浩 主页公开数据 图表制作:Chelsea

  数据来源:2017年5月-2020年7月,云合数据微博历史热搜排行 图表制作:Chelsea

  数据来源:2017年5月-2020年7月,云合数据微博历史热搜排行 图表制作:Chelsea

  懂运营、会营销、多面手,创作和商业两手抓。在音乐创作上,李荣浩一人包办的模式,一度是歌迷津津乐道的话题。他不仅自己写词编曲,还在豆瓣、虾米、微博等平台自己运营,像个当代自媒体创业者。

  作为主动性很强的音乐人,这与他的个人成长经历密不可分:安徽北部小城市长大、非科班出身、早早辍学、没读过高中大学、高考多次落榜、自学音乐、北漂寻找出路……看起来,这似乎是个穷困潦倒的音乐人的故事。

  然而李荣浩却显示出了非比寻常的韧性:在他职业发展的早期,作为没有平台、资源、机会的素人,一切都要靠自己去争取。李荣浩的入行和探索更接地气,在实践中积累经验,更知道如何借势、借力。

  早在2005年,李荣浩就在吉他中国论坛实名发布帖子,宣传自己的信息和作品(这与后来他的“电动车论坛发歌”思路倒是一脉相承)。

  上综艺,参加热门的流量偶像综艺,去《偶像练习生》、《青春有你》等节目担任导师,与张艺兴等偶像的互动,轻松上热搜;

  出演《中国好声音》时,为学员选了一首网红歌曲,《你的酒馆对我打了烊》作为参赛曲目,“请务必不要再给音乐分高低贵贱,白菜虽然便宜但不代表它low”的发言,还一度引发了观众对于音乐有没有好坏之分的讨论。

  除了微博和综艺上金句频出,李荣浩还跨界演过电影,2017年参演韩寒执导的《乘风破浪》,还获得第20届上海国际电影节亚洲新人奖最佳男主角的提名。在娱乐、音乐上的营销,甚至是“绑定”某些热门节目或艺人,对他来说是一件再正常不过的事情。

  早前,李荣浩在微博上爆料公司为他的新歌MV买热搜,引起一片哗然。后来,李荣浩在采访中回应道,在他看来,这就像在电视上为作品打广告,不觉得是不能说的事情。

  营销所具有的媚俗化、平庸化、廉价工业式、流水线快餐式的负面因素,都与音乐人所具有的独立创作、个性意识产生冲突,也可能损伤一个创作型歌手的形象,个中尺度,需要谨慎拿捏。

  2013年幕后转台前,发行《模特》,获得了第25届金曲奖最佳国语男歌手、最佳新人、最佳专辑制作人、最佳国语专辑、最佳作词人五项提名;2015年登上《我是歌手》第三季,在如此高度曝光的音乐节目里固化了自己特立独行、音乐才子的创作型人设;

  与杨丞琳恋爱,两个人的一举一动,成为娱乐八卦的头条……每一次的大流量曝光,都加速了他圈粉固粉的过程。

  他的走红,也填补了一个市场空缺,即,非偶像或选秀出身、内地实力创作型歌手,又兼具话题性与大众性。

  一方面,李荣浩有金曲奖这样的正统的实力背书,有《模特》、《李白》等耳熟能详的流行作品,另一方面又个性鲜明,在综艺节目上表现突出,有梗、会反应;

  这些因素综合起来,形成了他独特的定位,游走在正统歌手与流量艺人的边界(他甚至有自己的粉丝数据站)。

  之所以“不按常理出牌”的营销动作频频,还在于他具有独立创作、把控内容的能力,具有很强的话语权。

  然而,这种自由度对于李荣浩来说或许也是双刃剑。过分的个人主义、经验主义,是有风险的,无歌词的作品营销、个人包办创作、压倒公司的某些决策权等,都意味着在一个团队行动的时代,限制了某些可能性。

  作为音乐人,李荣浩无疑对自己的实力与品位极度自信,也暗含着受众能够并且应当,理解、领会、崇拜他创作意图的期待。

  这不能完全归结于艺术家的执念。李荣浩在作品面世后,并非是完全的洒脱、不在意、追随内心,他在微博上发文解释:

  一个残酷的事实是,这是一个不兼容“普通”的时代,对于音乐人来说,没有个性就没有话题性,任何宣传和营销,如果无法制造话题,也都是无用功。

  只是,社交媒体放大话题和个性的同时,也放大了“矛盾”,让好恶变得前所未有的极端化。创作者的心态也不免会因此受到影响。

  放在音乐产业的框架中讨论,“营销”是不可或缺的,尤其是在这个音乐人满天飞、渠道愈发碎片的年代,音乐作品获客的难度似乎越来越大。这就更需要在“营销”上下功夫——基于当下的传播环境特点,摸索出一套符合音乐人个性的方。

  话说回来,无论怎么营销,对于一位音乐人、一位唱作歌手来说,归根到底,最有说服力的还是作品本身。

  很多年以后,大家可能已经不记得李荣浩在微博上说过什么、做过什么,但肯定还会有很多人在听《李白》和《模特》。

关于我们联系我们 丨集团招聘丨 法律声明隐私保护服务协议广告服务

地址:丨邮政编码: 丨邮箱:

备案号: